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雷诺与FCA拟合并成立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,抱团联盟成新浪潮

2019-07-28 点击:889
立即博娱乐正规网址 ?

 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  5月27日,菲亚特克莱斯勒(FCA)表示,已向雷诺提出“变革性”并购提议,共同缔造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。

  消息一出,FCA股价上涨19%,雷诺上涨17%。此前曾向FCA提出合并提议并遭到拒绝的标致雪铁龙(PSA),股价下跌2.5%。美国著名投行Jefferies的分析师菲利普·霍乔斯(Philippe Houchois)在一份报告中称,“与PSA相比,FCA与雷诺的契合程度更高。”

  FCA首席执行官迈克·曼利( Mike Manley)在一封致员工信中表示,双方可能需要一年多时间才能敲定具体的合并计划。

  

  第三大汽车制造商

  对于此次合并,FCA与雷诺可谓诚意满满。双方前一天晚上通宵谈判敲定的计划,次日上午即被拿到了雷诺董事会会议上进行讨论。

  根据双方计划,两家车企将合并为一家荷兰上市公司,双方各自持股50%,并向FCA现股东支付25亿欧元股息。路透社从两名消息人士处获悉,新公司将由意大利赫赫有名的阿涅利家族(Agnelli)掌门人约翰·埃尔坎(John Elkann)担任董事长,阿涅利家族控制着FCA 29%的股份;雷诺董事长塞纳德(Jean-Dominique Senard)可能出任首席执行官。彭博社补充称,“该交易可能涉及初始股权变更”。

  

  官网内容显示,雷诺集团成立于1898年,2018年在134个国家销售了近390万辆新车,拥有36个生产基地,个销售网点,员工超过18万人。为了应对未来的技术挑战,在继续追求盈利增长的同时,雷诺集团正试图通过并购向全球扩张。通过此次合并,雷诺将进入北美市场,而FCA将得以在俄罗斯市场占据优势。此外,由于欧洲市场的汽车销量正在下降,合作开发平台将节省大量资金。

  据路透社报道,这两家公司的总市值超过320亿欧元,2018年全球总销量达870万辆。如果将日产汽车纳入进来,该联盟有望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制造商,以1380万辆的年销量“碾压”目前的冠军德国大众集团。

  不过,从目前获取的信息来看,雷诺与FCA的联盟将完全独立于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之外。

  FCA表示,这桩交易将缔造一家年产870万辆汽车的企业,通过品牌互补实现从奢侈车型到主流市场的全覆盖,在技术、市场领域均有强大的影响力,预计每年可节省50万欧元,雷诺的联盟伙伴日产和三菱将每年节省约10亿欧元成本。

  不过,美国投行Evercore ISI分析师Arndt Ellinghors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:“市场将一如既往地谨慎对待这些协同效应的数据,汽车行业迄今还没有任何一宗对等并购取得成功。”

  但该交易在意大利和法国仍面临政治和劳动力方面的障碍,FCA在欧洲大多数工厂的产能都低于50%。但该公司承诺,节约成本的计划不包括关闭工厂。

  雷诺首席发言人在5月27日当天表示,法国政府原则上支持合并,但需要看到更多细节。法国政府是雷诺最大的股东,持有雷诺15%的股份。另一名巴黎官员表示,法国将对就业问题“特别警惕”,并补充称,任何交易都必须维护日产与雷诺的联盟。意大利执政党联盟的一名议员则称,意大利政府也可能寻求在合并后的集团中持股,以平衡法国政府的持股比例。

  FCA强调,合并将“为两家公司的员工带来新的机遇”。该公司表示:“拟议中的交易的好处并不以关闭工厂为前提,而是将通过对全球汽车平台、架构、动力总成和技术进行更有效的资本投资来实现。”

  合作已成大势所趋

  多年来,有关FCA与雷诺“联姻”的声音一直存在。但银行业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,雷诺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(Carlos Ghosn)与FCA已故前CEO塞尔吉奥·马尔乔内(Sergio Marchionne)关系不和,导致并购谈判始终无法进行。

  

  早在2015年,马尔乔内就提出了他最著名的观点:汽车行业资本密集,竞争激烈,具有很强的周期性,车企在研发上投入了大量资金,但利润回报十分有限。只有通过并购和联盟,车企才能抵御地区销售波动的影响,避免重复投资,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。

  换句话说,汽车制造商需要足够大的规模才能生存。

  当年9月9日,马尔乔内通过邮件向通用CEO玛丽·巴拉(Mary Barra)伸出了橄榄枝,要求讨论两家公司的合并事宜,但遭到拒绝。近年来,除了通用汽车为削减亏损而退出欧洲市场时,标致雪铁龙从其手中收购了欧宝,汽车界几乎没有成功的并购案例。

  与此同时,全球汽车市场在经历了8年持续增长后,在去年遭遇整体下滑,过去规模最大、利润最高的美国、中国和欧洲市场也呈现疲软态势。与此同时,汽车行业的原材料、研发成本等也正在上升。

  随着电气化时代到来,政府出台更严格的排放法规,以及智能联网和自动驾驶汽车等昂贵的新技术研发,传统汽车制造商面临的挑战日益严峻,合并作战的压力也在不断加大。加之城市共享出行的兴起,让全球汽车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化。

  据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一年前,汽车行业共承诺投入900亿美元开发电动汽车,如今这一数字已超过3000亿美元。大众集团预计将在电气化转型方面投入500亿美元,规模仅为前者四分之一的戴姆勒计划投资200亿欧元。

  作为降低研发成本的最佳途径,合作已成为大势所趋。

  大众与福特结成了全球联盟,双方将中型皮卡和MPV作为合作优先项,丰田与铃木同意在动力总成与车型领域展开更广泛的合作。宝马与戴姆勒在共享汽车领域开展深度合作,还与FCA、英特尔、Mobileye等公司合作,计划在2021年前开发新的自动驾驶平台。

  福特与印度马欣德拉集团就动力总成和车联网技术达成了协议,包括共同开发紧凑型SUV、电动汽车和远程控制单元。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将与谷歌合作,从2021年起其汽车配备Android操作系统,以生产智能仪表盘。雷诺集团与中国华晨集团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,计划在两年内推出3款电动轻型商用车。

  “从现在到2030年,汽车行业将呈现一片混乱的状态。”PSA首席执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(Carlos Tavares)在不久前的日内瓦车展上表示,“并非所有公司都能掌握新技术,这为并购交易带来了机会。”

  去年7月马尔乔内去世后,继任者曼利仍然“坚定地相信”其理念。“如何扩大规模是每个人都面临的挑战,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合并如此热衷。”他告诉《金融时报》,“为了抓住汽车产业大规模转型带来的机遇,(FCA)必须大胆作出决定。”

  文化冲突是主要障碍

  无论合并还是联盟,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几乎每家车企都有数十年历史积淀形成的独特文化,这种文化很难改变,也很难融合。

  即使是雷诺日产这一被业内视为“成功”的经典案例,20多年的合作也始终磕磕绊绊,在核心层面的交流少之又少。日产前高管曾向外媒透露,日产的工程师注重质量和耐用性,常常难以与雷诺的设计团队合作。

  拥有多种文化背景的铁腕领导者,可以有效地缩小和弥合企业之间的文化差异。

  1987年,克莱斯勒收购雷诺在Jeep母公司AMC 46%的股份,随后又收购了濒临破产的AMC全部股份并开始扩张Jeep品牌。2009年,克莱斯勒破产重组,菲亚特在当年6月接管了该公司,更名为FCA。2014年,菲亚特以43.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克莱斯勒集团剩余41.46%股份,加强了对克莱斯勒集团的控制。在马尔乔内领导下,FCA顺利克服了合并过程中的困难。

  2017年,会说四种语言的PSA首席执行官塔瓦雷斯承诺保留德国品牌欧宝和英国品牌沃克斯豪尔,同时推动这些品牌与PSA现有的标致和雪铁龙更紧密地合作。

  但有时,强势的领导者并不足以根除联盟企业中根深蒂固的文化差异。

  多年来,拥有黎巴嫩、巴西、法国、日本等多国背景的戈恩以雷霆手段压制雷诺与日产之间的文化冲突,但自他2017年辞去日产CEO一职以来,矛盾就开始凸显,特别是在去年11月戈恩被捕后。

  

  此外,实力雄厚的汽车企业通常与其所在的国家有着深厚的联系。

  雷诺和PSA有当地政府参股,德国和日本的许多车企与政府联系密切,大众的监事会中不乏当地政界人士。这使得车企间合并导致的关闭工厂或裁员等行为,都有不小的政治风险。

  英国路透社称,雷诺与FCA的合作将改变汽车市场的竞争格局,也可能对雷诺与日产长达20年的联盟产生深远影响。去年年底,戈恩被捕并被解职引发的危机,已经削弱了双方的联盟关系。

  接下来最大的问题是,雷诺20多年来的合作伙伴日产,是否会选择加入这一潜在的合作关系,以及以何种身份加入。根据5月27日公布的计划,日产汽车将受邀提名一位董事,进入合并后新公司的11人董事会中。

 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  5月27日,菲亚特克莱斯勒(FCA)表示,已向雷诺提出“变革性”并购提议,共同缔造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商。

  消息一出,FCA股价上涨19%,雷诺上涨17%。此前曾向FCA提出合并提议并遭到拒绝的标致雪铁龙(PSA),股价下跌2.5%。美国著名投行Jefferies的分析师菲利普·霍乔斯(Philippe Houchois)在一份报告中称,“与PSA相比,FCA与雷诺的契合程度更高。”

  FCA首席执行官迈克·曼利( Mike Manley)在一封致员工信中表示,双方可能需要一年多时间才能敲定具体的合并计划。

  

  第三大汽车制造商

  对于此次合并,FCA与雷诺可谓诚意满满。双方前一天晚上通宵谈判敲定的计划,次日上午即被拿到了雷诺董事会会议上进行讨论。

  根据双方计划,两家车企将合并为一家荷兰上市公司,双方各自持股50%,并向FCA现股东支付25亿欧元股息。路透社从两名消息人士处获悉,新公司将由意大利赫赫有名的阿涅利家族(Agnelli)掌门人约翰·埃尔坎(John Elkann)担任董事长,阿涅利家族控制着FCA 29%的股份;雷诺董事长塞纳德(Jean-Dominique Senard)可能出任首席执行官。彭博社补充称,“该交易可能涉及初始股权变更”。

  

  官网内容显示,雷诺集团成立于1898年,2018年在134个国家销售了近390万辆新车,拥有36个生产基地,个销售网点,员工超过18万人。为了应对未来的技术挑战,在继续追求盈利增长的同时,雷诺集团正试图通过并购向全球扩张。通过此次合并,雷诺将进入北美市场,而FCA将得以在俄罗斯市场占据优势。此外,由于欧洲市场的汽车销量正在下降,合作开发平台将节省大量资金。

  据路透社报道,这两家公司的总市值超过320亿欧元,2018年全球总销量达870万辆。如果将日产汽车纳入进来,该联盟有望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制造商,以1380万辆的年销量“碾压”目前的冠军德国大众集团。

  不过,从目前获取的信息来看,雷诺与FCA的联盟将完全独立于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之外。

  FCA表示,这桩交易将缔造一家年产870万辆汽车的企业,通过品牌互补实现从奢侈车型到主流市场的全覆盖,在技术、市场领域均有强大的影响力,预计每年可节省50万欧元,雷诺的联盟伙伴日产和三菱将每年节省约10亿欧元成本。

  不过,美国投行Evercore ISI分析师Arndt Ellinghors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:“市场将一如既往地谨慎对待这些协同效应的数据,汽车行业迄今还没有任何一宗对等并购取得成功。”

  但该交易在意大利和法国仍面临政治和劳动力方面的障碍,FCA在欧洲大多数工厂的产能都低于50%。但该公司承诺,节约成本的计划不包括关闭工厂。

  雷诺首席发言人在5月27日当天表示,法国政府原则上支持合并,但需要看到更多细节。法国政府是雷诺最大的股东,持有雷诺15%的股份。另一名巴黎官员表示,法国将对就业问题“特别警惕”,并补充称,任何交易都必须维护日产与雷诺的联盟。意大利执政党联盟的一名议员则称,意大利政府也可能寻求在合并后的集团中持股,以平衡法国政府的持股比例。

  FCA强调,合并将“为两家公司的员工带来新的机遇”。该公司表示:“拟议中的交易的好处并不以关闭工厂为前提,而是将通过对全球汽车平台、架构、动力总成和技术进行更有效的资本投资来实现。”

  合作已成大势所趋

  多年来,有关FCA与雷诺“联姻”的声音一直存在。但银行业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,雷诺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(Carlos Ghosn)与FCA已故前CEO塞尔吉奥·马尔乔内(Sergio Marchionne)关系不和,导致并购谈判始终无法进行。

  

  早在2015年,马尔乔内就提出了他最著名的观点:汽车行业资本密集,竞争激烈,具有很强的周期性,车企在研发上投入了大量资金,但利润回报十分有限。只有通过并购和联盟,车企才能抵御地区销售波动的影响,避免重复投资,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。

  换句话说,汽车制造商需要足够大的规模才能生存。

  当年9月9日,马尔乔内通过邮件向通用CEO玛丽·巴拉(Mary Barra)伸出了橄榄枝,要求讨论两家公司的合并事宜,但遭到拒绝。近年来,除了通用汽车为削减亏损而退出欧洲市场时,标致雪铁龙从其手中收购了欧宝,汽车界几乎没有成功的并购案例。

  与此同时,全球汽车市场在经历了8年持续增长后,在去年遭遇整体下滑,过去规模最大、利润最高的美国、中国和欧洲市场也呈现疲软态势。与此同时,汽车行业的原材料、研发成本等也正在上升。

  随着电气化时代到来,政府出台更严格的排放法规,以及智能联网和自动驾驶汽车等昂贵的新技术研发,传统汽车制造商面临的挑战日益严峻,合并作战的压力也在不断加大。加之城市共享出行的兴起,让全球汽车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化。

  据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一年前,汽车行业共承诺投入900亿美元开发电动汽车,如今这一数字已超过3000亿美元。大众集团预计将在电气化转型方面投入500亿美元,规模仅为前者四分之一的戴姆勒计划投资200亿欧元。

  作为降低研发成本的最佳途径,合作已成为大势所趋。

  大众与福特结成了全球联盟,双方将中型皮卡和MPV作为合作优先项,丰田与铃木同意在动力总成与车型领域展开更广泛的合作。宝马与戴姆勒在共享汽车领域开展深度合作,还与FCA、英特尔、Mobileye等公司合作,计划在2021年前开发新的自动驾驶平台。

  福特与印度马欣德拉集团就动力总成和车联网技术达成了协议,包括共同开发紧凑型SUV、电动汽车和远程控制单元。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将与谷歌合作,从2021年起其汽车配备Android操作系统,以生产智能仪表盘。雷诺集团与中国华晨集团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,计划在两年内推出3款电动轻型商用车。

  “从现在到2030年,汽车行业将呈现一片混乱的状态。”PSA首席执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(Carlos Tavares)在不久前的日内瓦车展上表示,“并非所有公司都能掌握新技术,这为并购交易带来了机会。”

  去年7月马尔乔内去世后,继任者曼利仍然“坚定地相信”其理念。“如何扩大规模是每个人都面临的挑战,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合并如此热衷。”他告诉《金融时报》,“为了抓住汽车产业大规模转型带来的机遇,(FCA)必须大胆作出决定。”

  文化冲突是主要障碍

  无论合并还是联盟,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几乎每家车企都有数十年历史积淀形成的独特文化,这种文化很难改变,也很难融合。

  即使是雷诺日产这一被业内视为“成功”的经典案例,20多年的合作也始终磕磕绊绊,在核心层面的交流少之又少。日产前高管曾向外媒透露,日产的工程师注重质量和耐用性,常常难以与雷诺的设计团队合作。

  拥有多种文化背景的铁腕领导者,可以有效地缩小和弥合企业之间的文化差异。

  1987年,克莱斯勒收购雷诺在Jeep母公司AMC 46%的股份,随后又收购了濒临破产的AMC全部股份并开始扩张Jeep品牌。2009年,克莱斯勒破产重组,菲亚特在当年6月接管了该公司,更名为FCA。2014年,菲亚特以43.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克莱斯勒集团剩余41.46%股份,加强了对克莱斯勒集团的控制。在马尔乔内领导下,FCA顺利克服了合并过程中的困难。

  2017年,会说四种语言的PSA首席执行官塔瓦雷斯承诺保留德国品牌欧宝和英国品牌沃克斯豪尔,同时推动这些品牌与PSA现有的标致和雪铁龙更紧密地合作。

  但有时,强势的领导者并不足以根除联盟企业中根深蒂固的文化差异。

  多年来,拥有黎巴嫩、巴西、法国、日本等多国背景的戈恩以雷霆手段压制雷诺与日产之间的文化冲突,但自他2017年辞去日产CEO一职以来,矛盾就开始凸显,特别是在去年11月戈恩被捕后。

  

  此外,实力雄厚的汽车企业通常与其所在的国家有着深厚的联系。

  雷诺和PSA有当地政府参股,德国和日本的许多车企与政府联系密切,大众的监事会中不乏当地政界人士。这使得车企间合并导致的关闭工厂或裁员等行为,都有不小的政治风险。

  英国路透社称,雷诺与FCA的合作将改变汽车市场的竞争格局,也可能对雷诺与日产长达20年的联盟产生深远影响。去年年底,戈恩被捕并被解职引发的危机,已经削弱了双方的联盟关系。

  接下来最大的问题是,雷诺20多年来的合作伙伴日产,是否会选择加入这一潜在的合作关系,以及以何种身份加入。根据5月27日公布的计划,日产汽车将受邀提名一位董事,进入合并后新公司的11人董事会中。

日期归档
立即博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2000-loans.com 技术支持:立即博官网 | 网站地图